Erelong, it’s instant

by Gao Yuan (Zpax)

/
  • Streaming + Download

    Includes unlimited streaming via the free Bandcamp app, plus high-quality download in MP3, FLAC and more.
    Purchasable with gift card

      $7 USD  or more

     

1.

about

Music prodeced by Gao Yuan
Live recorded at fRUITYSPACE on Nov 23rd 2018 by Li Yan(李焱)
Cover photo & design by XuCheng

高源(Zpax)
“沉浸之音”主理人,实验噪声音乐人,氛围音乐人,电子音乐制作人,教师,液体宫殿成员之一。
Zpax的声音创作一直在试图表达抽象的、空间的、幻觉的以及情绪的、感受的,即兴的,并一直致力于当代声音艺术的探索与研究,近年来一直以使用模块合成器和声音采样以及影像的方式来表演和创作噪声音乐、实验音乐、声音艺术和氛围音乐。目前首张专辑正在筹备之中。

Gao Yuan (aka. Zpax)
The manager of "The Sounds of Immersive"project.
Gao Yuan was from Inner Mongolia,now based in Beijing. He is an experimental,noise and ambient musician,Sound artist,the band member of Liquid Palace , a teacher.
The sounds of the Zpax are always express abstract, universe, illusion, emotion, feelings and impromptu. In recent years, He devoted himself to the exploring and research of sound art.He mainly used eurorack modular system, sound samples and video clips as instruments or media for live performance and music production. The preparations are under way for Zpax's first solo album. It will be released in 2019.


● ►● ►● ►● ►● ►● ►● ►● ►● ►● ►● ►● ►● ►● ►● ►● ►●

play rec:你好,高源!上回去北京是我第一次听到你的音乐。非常让我吃惊的是北京还是有这么多哥儿们在用模块合成器做着普通节奏舞曲之外的东西。你能介绍一下你的背景吗?

高源:你好。我没什么背景其实很平凡,我是一个4岁男孩的爸爸,从很小的时候耳濡目染的跟着小伙伴们一起去买打口磁带,后来有了打口CD,那个时候对我来说这样的成长是极其宝贵的,因为我们现在才惊讶那个时候原来听过这么多不一样的好听的音乐或者说是声音。然后小的时候特别爱画画,画了很久也记不起为什么放弃了,大概6岁的时候我妈妈给我报了一个电子琴班(那个时候很流行),再后来就开始跟小伙伴一起组建朋克乐队,就开始接触了贝斯,之后上大学就一直研修电贝斯的演奏和爵士音乐理论。

play rec:从摇滚和爵士乐到模块合成器是如何转变的?

高源:摇滚乐在我17岁前的记忆里一直是一种非常自由和荷尔蒙的东西,就是想去干,觉得很酷很爽,甚至可以在音乐里自由表达你想说的话、你的想法。后来真正爱上了爵士音乐完全是因为演奏贝斯的原因,那个时候第一次在我老师那里看到Jaco Pastorius和Miles Davis,我觉得他们可以这样演奏实在是太酷了,觉得这种非常自由的表达正是我需要的方式。大概在2012年前后,突然有种冲动想去学习只需要自己就能够写音乐的方式,于是发现了电子音乐的这种风格的作曲方式,从舞曲到实验,都是从一台笔记本开始的,也是因为音乐制作软件里的各种好玩儿的合成器,开始发现了新的表达声音的方式,后来认识了模块合成器,以及我的恩师孟奇老师,我的一切关于声音的想法和创作以及实验都是从这个起点开始,我特别感谢那些启发过我的人和那些帮助过我的朋友。好像这样看来,我可能一直在追寻一种能让自己的意识自由的表达的方式吧。

play rec:模块合成器给人的感觉是非常理性的一种乐器,你在表演里会有很多模块即兴的成分吗?

高源:嗯,是的,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即兴的,通常我会事先分配好准备使用的模块,然后在这个系统里去做几种所需要的声音,即兴的内容通常是演出内容所决定的,我也会赋予它某种存在或非存在的意义,然而爵士乐的即兴学习过程也给了我很多宝贵的经验,我也深受John Cage的影响。而在Liquid Palace(液体宫殿,高源参与的噪音组合)中,我们会彼此聆听每个人所发出的声音,有的时候还会看互相所带的是什么乐器,那是种完全的即兴状态,因为互相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而每次演出的主题也是由丁昕老师所定的。我个人认为模块的这种所在理性思维是在设计音色或者寻找某种感情的时候所出现的,它更基于某种经验,之后我就会按照这种感觉进行各种大胆的尝试或者实验,通常是某种声音所为我带来的某种灵感或者刺激,然后我会再在我分配好的音色中去寻找与之呼应的声音,在做好一些列的基本尝试之后,便在正式的演出中做自由即兴了,而模块系统给我的很大的快感和乐趣也在于它的那部分不稳定性和操控的自由性,不稳定性来源于各种信号之间的调制从而产生的一些列关联和反应,而那种自由的操控性就是会让我在系统中有非常多的可能性可以去选择,当然了,这可能区别于严格的控制某种律动性的节奏的音乐,就好比是那种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感觉。

play rec:感觉“液体宫殿”和你个人的表演风格差异挺大的。是否是刻意在尝试不同的音乐状态?除了John Cage和爵士乐,你平时会听其他风格的音乐吗?有没有推荐的?

高源:嗯,没错,液体宫殿其实是一支即兴噪声乐队,我几乎在2017年一整年在我个人的演出中用模块系统玩噪声的东西,其实这个跟我的生活状态也是息息相关的,不同时期的不同音乐形态也会影响着整个乐队的整体感觉和我个人风格的偏移,最近我就一直都非常沉浸在氛围感很重的声音之中,也是有意的将极简化的声音概念融合进去,在此之前我游走在黑暗氛围之中。而在所有不同时期的演出和一些未发表的作品之中都贯穿着我每一个时期的影子,似乎这些都是顺着感觉自然而然的发生的。其实我听的东西很杂,有的还很偏,甚至关于Field Recording的艺术家的专辑我也会听,比如Thomas Tilly、Chris Watson、Yannick Dauby等等,我自己也很喜欢Aphex Twin,我听过比较令我印象深刻的噪声乐队就是Japanese Torture Comedy Hour,电影配乐我也很爱听,比如Trent Reznor、Hans Zimmer、Ramin Djawadi、Atticus Ross、Nathan Whitehead、久石让、Max Richter、John Ottman、Charlie Clouser等等,暗黑氛围protoU、Aegri Somnia、DisFatum等等,氛围我最近很喜欢听Arctica,还有关于钢琴演奏的Andrei Machado、Bosques de mi Mente、Bruno Bavota、Carlos Cipa等等,其实还有好多,没有特别具体的哪首曲子,总之和我的感觉合拍就好。

play rec:GRM这类具象电子音乐和电子原音的作品你会去听吗?你这次这个作品的开头几分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一类。

高源:哈哈,会的,这些对于我来说会像是时代所留下的非常宝贵的东西,那些伟大的法国先锋派具象音乐大师们Pierre Schaeffer、Pierre Henry、Olivier Messiaen等人所创作的作品也留给了后人无限的遐想与学习经验,甚至留有诸如“Treaty of Musical Object – Traité des Objects Musicaux”的佳作,还有James Tenney、Iannis Xenakis、Milton Babbitt、Luciano Berio、Johanna Beyer、Alvin Lucier 、Steve Reich 、Henri Pousseur、
Edgard Varèse等等,他们的作品现在也很容易听到,也许通常会把他们归类为学术研究的范畴,甚至模块的领域,比如Make Noise的Phonogene和Morphophone,我个人也非常喜欢他们的作品,会对我的很多声音不同的表现方式与创作方式得到启发,也许它会转化为我内心的潜意识,再根据我在作品里能够掌控声音的数量去表现它们,通常我会留有一种或多种可以完全自己控制的模块来实现比较真实的演奏感,比如Mutable的Ears、Moncante或者带有贴片麦克风的弹簧盒及麦克风反馈等等。可能是职业习惯的原因,通常这些内容会出现在我的课堂上~说实话,我的电子音乐之路也是因此而受到启发,那个时候我在想除了电子舞曲真正的电子音乐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于是慢慢的开始去接触上述音乐家的作品,从而了解到了一直影响着我的John Cage,那个时候还会看的书是Curtis Roads的《The Computer Music Tutorial》和《Microsound》。

play rec:哈,我个人也是Messiaen和Cage的粉丝。你的“沉浸之音”是怎样的一个项目?是一个表演系列吗?还是出版?

高源:目前看算是表演的系列吧,有出版的想法,可惜我目前还没有确切实现的方案。“沉浸之音”对我来说其实已经基于1年之前的一种想法,那个时候还没有名字,一直是自己去参加朋友们策划的活动,比如去年的北京国际短片联展,我是去为一部短片配了一段非常噪的音乐,以及草寺的一些活动,还有一部丁老师的实验剧《机器停转》的声音部分的参与(这部剧的声音也基本上集合了“液体宫殿”全员的独立的声音参与),以及实验电影的配乐和各种声音现场的表演,而这个想法也是通通来源于我曾经做过的事情,我想让它更集中化于我所设想的那些部分,一种纯粹的表达方式,每一期都是一个主题,比如第一期的这个活动的主题就是“氛围之音”,以纯粹的氛围感的声音表演为出发点,以后还会有实验电影、行为艺术、实验剧、噪声、实验音乐、黑暗氛围、电子原声、Workshop等等不同类型的活动,也许是基于我的一种一直以来理想的“艺术观念”,当然它脱离不了我身边各种帮助、启发我的所有朋友才有了今天的起点。我还无法确定它的未来,但会一直坚持做下去。“沉浸之音”这个名字来的很有趣,是我在给我的学生们考核声音作品的时候临时起意而命名的,之后就拿来用了,哈哈哈,当然,我也希望我的那些小朋友们可以很快的参与进来开始他们真正的表演,他们真的很优秀!也许它未来会变成一种活动组织或者其他什么的,我希望它能够成为我一生所追求的目标或者理想,我会持续不断的为此而努力。

play rec:嗯,加油。也希望能在上海看到你的表演。

credits

released December 16, 2018

license

all rights reserved

tags

about

playreclabel China

中国前沿声音艺术和电子音乐厂牌

play rec - the cutting edge sound art & electronic music from China

contact / help

Contact playreclabel

Streaming and
Download help

Redeem code

Report this album or account

If you like Erelong, it’s instant, you may also like: